青河| 博湖| 洪洞| 盐都| 梅河口| 呼玛| 衡水| 清远| 吴堡| 高雄市| 德兴| 衡阳县| 元谋| 咸阳| 开原| 和龙| 彭水| 久治| 内蒙古| 铁力| 三门| 嘉荫| 聊城| 宜州| 梧州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滴道| 旬邑| 乾安| 胶州| 长白山| 同德| 广丰| 三穗| 米泉| 鹿邑| 戚墅堰| 徐闻| 沧州| 南海镇| 桂林| 娄烦| 加查| 东光| 利津| 舞阳| 沁水| 修水| 栾川| 博乐| 临海| 澎湖| 马尔康| 安庆| 博乐| 察布查尔| 安化| 信丰| 清远| 沁阳| 苏州| 鄢陵| 偏关| 广水| 西峡| 伊金霍洛旗| 云浮| 邳州| 阿克塞| 秀山| 渭南| 泾阳| 新宾| 岳普湖| 五常| 平顺| 平房| 邯郸| 巴里坤| 乌当| 平泉| 尚义| 丁青| 沁源| 南通| 吉木乃| 调兵山| 黟县| 工布江达| 永州| 随州| 黄骅| 应城| 达拉特旗| 嘉祥| 大宁| 大荔| 壶关| 武胜| 唐河| 盘县| 南溪| 蓟县| 崇信| 印江| 永胜| 金湾| 新乐| 木垒| 当涂| 临县| 汕头| 漾濞| 南宁| 山阴| 九台| 宝安| 莱阳| 南靖| 祥云| 贺兰| 隆化| 轮台| 渭源| 西沙岛| 呈贡| 武山| 兴文| 西藏| 青岛| 广平| 徽州| 黄陂| 尼木| 三河| 辛集| 达拉特旗| 衡阳市| 高要| 鄢陵| 古蔺| 钟山| 正安| 商水| 凌海| 武平| 凌海| 砀山| 东方| 赫章| 寿县| 三江| 城固| 丹东| 洛扎| 南川| 昆山| 康平| 池州| 江西| 铜山| 新宾| 开县| 光山| 霍邱| 克东| 奈曼旗| 荆州| 青县| 北流| 信阳| 安县| 乌达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虎林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钦州| 盐池| 黄埔| 韶山| 云集镇| 民和| 平武| 介休| 红古| 九台| 天水| 衡山| 华县| 红岗| 彰化| 北戴河| 甘孜| 关岭| 长宁| 梅县| 东丽| 永兴| 东乌珠穆沁旗| 萍乡| 广平| 梅里斯| 阎良| 本溪市| 双流| 道县| 佳县| 会泽| 治多| 海原| 务川| 浏阳| 应城| 宁晋| 宽甸| 湖北| 湾里| 雁山| 江苏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丽水| 临潭| 辽宁| 尖扎| 石泉| 木里| 岳阳市| 屏东| 沧县| 准格尔旗| 桦南| 青川| 易门| 大田| 七台河| 尉氏| 长岭| 汕尾| 宜川| 翁牛特旗| 麟游| 兴业| 甘谷| 宁乡| 滕州| 崇阳| 寻甸| 湘阴| 汕尾| 望谟| 日喀则| 隆尧| 绥化| 什邡| 阜南| 甘德| 民乐| 太湖| 和龙| 济南| 普洱| 普兰| 常宁| 吴中| 母婴在线

郑松泰:当“社会学博士”走上“港独”之路

郑松泰为香港政治组织“热血公民”主席, 绰号“泰博 ”。这个“热血公民”组织是一个非常激进的“港独组织”,于2019-09-22由黄洋达创立,秉承“港独教父”陈云提出的“勇武”理念,主张城邦自治、香港建国,提倡以更激进手段示威。

郑松泰加入热血公民组织并成为主席,令他身边的人无不惊讶。因为郑松泰本是一个文弱书生,其本科就读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系,2005 -2010年到北京修读社会学系硕士及博士。 这样一个书生为何会加入如此激进的组织并走上“港独”之路,至今被港媒称为香港政坛的谜团。

但是,我们梳理郑松泰的经历不难发现,年轻的郑松泰从起步到发迹,得益于他的规划长远、心思缜密。他的学历及阅历,都是其在未来攫取个人政治资本的重要砝码。不得不感叹,郑松泰以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城府,将自己的丑恶面目藏得极深。下面,我们来解开郑松泰由“社会学博士”走向“港独”的谜团。

出身平庸,利用“博士”光环提升身价

郑松泰出身普通家庭,父母为小商贩,家庭条件一般。后来经过努力,考入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系,到北京求学前曾担任民主党湾仔区议员李继雄的助理接近一年。毕业后,郑松泰2005年到北京修读社会学硕士及博士。

毕业后来在接受采访时郑松泰坦言:在北京生活的五年,见证了 中国大陆 的变化,亦令他决定毕业后回香港发展,更让他体会到在中国大陆生活得越长时间,就越不想香港变成中国的普通城市。

郑松泰的这一番话颇为值得玩味。乍一听,其在谈大陆的快速发展,实际上当时的这句话已是“一语双关”,他分明想要在香港掀起浪花,让香港变得“不平庸”!他选择的这朵浪花,就是“港独”的浪花。

精心算计把握时机

火速加入“港独”组织

返回香港的郑松泰又回到其就读的香港理工大学任教。然而不到两年的时间,郑松泰便加入了刚刚成立的“热血公民”组织。上面已经提到,这个组织是2012年由黄洋达创立,成立时正值香港本土思潮急速冒起,提倡以更激进手段示威。曾发起多次“反水货客”行动,多名成员因参与占中、旺角骚乱而被捕。郑松泰似乎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新兴组织的成立,让其能够有机会大施拳脚。

当李继雄得知郑松泰加入一个主张街头抗争的政治组织时,深感意外。后据李继雄分析,郑松泰虽然不是一个激进的人,但他博士毕业回到香港,已对社会政治深感兴趣,但却不会加入老牌政党,因为那里面不会有其位置,而加入新兴的“热血公民”组织就可以有充足的发挥空间和影响力。

李继雄说得很委婉,其实不如直接说:加入“热血公民”组织可以让郑松泰有机会出头,牟取个人政治资本。 这才是本质!

费尽心机搏出位

高调宣扬“港独”思想

起初,郑松泰社运上的表现不算出众,但凭着高学历,在“热血公民”赢得了一定位置。郑松泰口才和号召力不及黄洋达,因此最初得到的关注并不多。但他的学历在“热血公民”里面几乎是最高的,很受尊敬,他凭借擅长写作的优势,一直在网络媒体“热血时报”发表文章并主持网络节目,不断宣扬“港独”思想和主张,荼毒青年人,很快便发展成为组织核心成员。2016年,郑松泰代表“热血公民”出选新界西选区的立法会选举,初时因知名度低而不被看好,但最后却高票当选,一炮而红,并接任“热血公民”主席。

就这样,郑松泰通过几年经营,终于“逆袭成功”,成为立法会议员。

辱骂民众“智障”

曾自称“爱国者”,被讽为“变色龙”

前面提到,郑松泰曾在2005年来到北京修读,2010年取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。2005年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录制《铿锵集》时,曾表示“我是中国人,我流的是中国人的血。”但之后,他在接受采访时称,这段是自己的“黑历史”。

后郑松泰曾在脸书上表示,重看《铿锵集》他发现:“变的不是我,原来是香港人变得太慢,又或者根本不想变。”一个曾经有着爱国情怀的青年,变成了要分裂国家的“网红”。可见,为了博得关注、牟取政治资本,郑松泰就是这么一个左右摇摆、两面三刀的“变色龙”,令人作呕。

此外,2019-09-22,香港网络名人仇思达公布一段立法会议员郑松泰的录音,内容指其辱骂大众“白痴”。郑松泰其后证实工作汇报和内部沟通被人流出,深表遗憾。11日晚,郑松泰在脸书上发文承认该段录音属实,但自认为该内部限时直播的讲话并无不妥。他表示自己有如此举动,是因为他认为有些民众属于智障,而在录音流出后郑松泰于其脸书账号发文补充,宣称在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所有未给“热血公民”组织候选人投票的人全都有“智力问题”。

教唆年轻人参与暴力参加暴乱

称反对上街的家长是“猪”

郑松泰在加入“热血公民”组织时,仍然一直在香港理工大学任教。现在参与暴力示威的学生,多来源于郑松泰这样“港独”教师的洗脑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校园“港独”是社会“港独”的温床 。校园“港独”之所以滋长泛滥,是香港校园长期姑息放任郑松泰这样的“港独”教师给学生洗脑。郑松泰利用他的教师身份,为“热血公民” 组织 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后备力量。

同时,郑松泰还无耻地欺骗香港的青少年,公然教唆年轻人参加暴乱,诋毁、攻击他们的父母,他声称: 反对上街的家长是“猪”、是“港猪”,鼓吹年轻人要“与港猪划清界限”,并唆使年轻的子女们同他们的父母断绝关系,终生不相往来。 其还宣称“香港的父母从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”,“每一个父母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给予孩子什么”,“大难临头各自飞”,“有事没事都不断剥削年轻人” 等等。最后,他得出的所谓“结论”是:“爱不爱年轻人,在上街这件事会表达的一清二楚。”郑松泰在暴乱中的充分表演,使其离间亲情、泯灭人性的丑恶面目彻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

“倒转”国旗博眼球

弄巧成拙丢饭碗

2019-09-22,在立法会点算人数期间,郑松泰将民建联议员桌面上的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倒转,随即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行为不检而被赶离场,成为这届会议上第一个被赶离场的议员。

2019-09-22,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勋发新闻稿称,针对郑松泰的行为,现已致函警务处要求调查及依法作出检控。2019-09-22,郑松泰接到通知,中区警署公众活动调查组就其2016年“倒转”国旗及区旗的行为,正式落案起诉“侮辱国旗罪”及“侮辱区旗罪” 。2019-09-22,香港东区法院对此作出裁决,认定郑松泰两项罪名成立,罚款5000元港币。

虽然毋须入狱,立法会议席也不受影响,但他任教的香港理工大学随后指出,郑松泰的操守和定罪与大学承诺的优质教育、及接受国际化的目标方向不一致,做出裁决将其剔除教师队伍,合同期满后,亦将不再续约。

嚣张跋扈信口雌黄

政治野心不断膨胀

近两年,郑松泰自以为是的本性暴露,频繁大放厥词,嚣张跋扈四面树敌郑。郑松泰在接受媒体访问时,曾狂言:考虑在10年之内爬高10级,而议席就是达到爬高10级的手段。

今年年初,当大湾区规划纲要即将出台之际,市民翘首以盼,郑松泰却口出狂言恶毒抹黑,在一个论坛上先是诬称“大湾区发展是‘贼船’”,进而恐吓说“大湾区毒害整代人”云云。 郑松泰本身在内地生活过,更曾在北京读博,本就深知国家发展的大趋势,更应知道香港未来发展的核心依靠。其仅仅为了自私的政治利益,恶意攻击抹黑大湾区发展,这是彻头彻尾的“贼喊捉贼”,他以及反对派才是港人最要担心的“贼船”!

当然,为了刷存在感,飞速发展的高铁也成为郑松泰攻击诋毁的对象。其引用“市民报料”假照片,造谣指高铁西九龙站天幕玻璃被超强台风吹爆裂,但连简单的现场求证都懒得做,谣言迅即不攻自破。郑松泰后又发声明假装道歉,实则仍“死鸭子嘴硬”,称照片“估计是因为倒影造成的错觉” 。郑松泰自当上立法会议员以来,除了大放厥词、信口雌黄以外,政绩乏善足陈,这次事件郑松泰连抹黑都懒得去做求证,让人直接打脸,真是人品和水平双低下。

彻底放飞自我

成为“港独急先锋”

郑松泰成为“热血公民”组织核心成员后,为不断提升地位,彻底放飞了自我。其在“占中”期间多次组织激进暴力行动,曾因冲击警察防线而被拘捕,后获准保释。自2015年1月以来,其频繁组织“反水货客”行动,期间采取辱骂、人身攻击等方式进行暴力抗争。郑曾组织“热血公民”成员前往警察总部抨击警察“滥用职权”、“以言入罪”,甚至抹黑警察为“懦夫”,反对设立“辱警罪”。

今年爆发“反修例”暴乱以来,郑松泰更是网上网下左右开弓,极力表现。在网上,郑松泰在脸书上发布《致全港警察的公开信》,在信中称冲突再这样下去,绝对会有人在冲突期间死亡,并恐吓下一个死亡的可能就是香港前线警察。 郑松泰还在信中引用2014年“占中”运动中被重判的七警为例,妄图恐吓、分化前线警员。

近日,香港媒体还曝光出一段港独分子内讧的视频,视频中的港独极端分子亲口承认香港议员郑松泰有为暴徒出资。同时,郑松泰积极参加暴力示威活动。

7月1日,身为立法会议员的他竟然带领暴徒冲进立法会,协助、教唆暴徒洗劫立法会,遭到香港市民和其他议员的强烈谴责。

在7月27日发生的“光复元朗”非法游行中,郑松泰与黎智英、何俊仁、朱凯迪、罗冠聪等港独头目及骨干均赴现场参加指挥,煽动大批示威者不断冲击警方防线,投掷砖头、灭火器、雨伞等硬物攻击警察。警方宣布冲突共造成23人受伤。

7月30日晚,郑松泰与朱凯迪等议员协助大批极端分子在葵涌警署外聚集叫嚣,其间堵塞警署大闸、占据附近马路、粗口辱警、涂污警署外墙,又围攻警察,致五名警员受伤。到了凌晨,郑松泰又煽动极端分子包围天水围警署,警署因此被迫关上闸门,现场还有人施放烟花,十分混乱。最终,事件造成6人受伤。

现今的郑松泰,已与之前的文弱书生判若两人。而将其变得面目全非的,正是他内心中不断膨胀的政治野心。在牟取政治资本使自己飞黄腾达的路上,他算尽套路、穷尽手段,终变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。

然而,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,其为自己铺设的“康庄大道”,其实是“穷途末路”。

30日消息: 郑松泰被香港警方拘捕。

相关新闻

    德安 巴彦洪格日苏木 上深井 陈埭 羊圈铺 胡襄镇 万山镇 东山陇 秋水云庐
    安城乡 林校路 沿赤乡 洪家街道 天文镇 岱山技校 浦东街 会昌 新晃
    漷县镇政府 下潘村 府东里社区 肃南 二拨子散居 人柱力 艾溪湖管理处 蓝天城市花园 小坞 环西新村
    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